熊利泽降级处分 熊利泽:我为什么敢提医患零纠纷|院长大讲堂

2019-03-31 - 熊利泽

1962年生,湖北枣阳人。麻醉学专家,“长江学者计划”特聘教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现任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麻醉医师联合会常务理事兼亚澳区秘书长、中华麻醉学会候任主任委员;教育部科技创新团队学术带头人、科技部重点领域创新团队学术带头人、军队科技领军人才。

熊利泽降级处分

先后受聘为Anesthesia and Analgesia(中文版)《中华麻醉学杂志》《临床麻醉学杂志》《国际麻醉与复苏杂志》等专业杂志副

导读

我觉得要想避免纠纷,我们必须坚持这个,尽管它很麻烦,尽管我们绝大部分不会犯错误,你只要敢违反制度,就有犯错误的时候。

熊利泽降级处分

我们如果跟病人解释说,是人都会犯错误,病人是接受不了的。全世界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点击观看视频▼

各位同道,上午好!

学科建设及管理,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以麻醉科为例):人才引进及培养、麻醉安全及质量、学科方向及研究、学科未来及思考。

熊利泽降级处分

作为一个院长或副院长、科主任,我们都知道,医院的发展主要靠:人才、技术(而且要靠特色技术)、服务和品牌。当然,效率也非常关键。

特色技术非常关键,在西京医院,我们已经把平均住院日缩短到6点几天了,不需要病人等很长时间、住很长时间。所以周转快了,一些弱势的学科就表现出来了。我有时候问,“你的病房怎么空了?”科主任就说,“院长,最近在高考。”过几天我又去看,“最近几天怎么又布满?”“最近收麦子。”(台下笑)我说你看有个风吹草动有没有病人啊?一定是你的特色技术有问题。

熊利泽降级处分

作为一个学科的主任,怎么样站在医院的角度去思考医院的发展非常关键。

举个例子,我们怎么样缩短平均住院日,怎么样抓医疗纠纷的零目标,怎么样进行人才的选拔及培养。作为院长我可能就主管这三件事情。

如果你要是罚我款,我要让全中国人都知道

缩短平均住院日,必须要在三个方面做工作,一是创新医疗技术,二是提高医疗质量,三是优化医疗流程。如果你还是开胸开腹去做手术,出血量很大,还要插上这根管子、那根管子,要缩短平均住院日几乎是不可能的。还有住院以后,你再做术前的准备工作,也肯定缩短不了平均住院日。为什么不把这些检查放到门诊去做呢?

大家可能就说,我放到门诊去做,医保不报销。在2010年我启动这个项目的时候,大家就跟我提到这个问题,那我就说,能不能把门诊的术前检查费用,让病人先交了,然后拿一个小条,然后你住院我不做任何的二次检查,然后你做手术,出院的时候我把你门诊的费用也打在住院的费用上,然后我们拿着费用单去找卫生厅、物价局等部门,如果你要是罚我款,我要让全中国人都知道。他们说不会。这样也可以减少病人整体的费用。

我们打造了微创手术的理论,一个腔镜下做的手术,跟一个开腹做的手术,术后住院日,你们一看就知道是不同的。现在我们术前门诊检查的患者已经占到1/3,另外2/3最关键是认识的问题,病人也需要有一个认识的过程。

我们去调查的时候,有一半的人支持,一半的人反对,我就去找反对的病人做抽样调查,问他“你为什么反对?外面有3000人等着住院,你就不考虑一下别人焦急的心情吗?”他们说,“不不不,我是考虑的,但是我一辈子就做这么一个手术,我在医院还没有适应一进来就把我拉到手术台上。”所以这个还是有空间。

我们的平均住院日到2014年的时候,就降到了6.73天。所以,同样的3000张床位,如果你的平均住院日9天,我的7天,你的效率肯定不如我。平均住院日的缩短,不仅仅是效率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减少了院感的发生,减少了药物的使用率,减少了药物的副作用,是一个质量问题。

如果我们连这样的雄壮志都没有,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它

第二个就是追求纠纷零目标。我当时提出这个口号的时候,有人就说,怎么可能,现在这个社会下,还能零目标?你达不到就不要提,否则有损医院形象。我说,如果我们连这样的雄壮志都没有,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它?所以,我们不仅仅要提这个口号,我们提完了以后,还要考虑做点什么。

我们如果跟病人解释说,是人都会犯错误,病人是接受不了的。全世界都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我们要做点什么,比如我们术前跟病人的核对。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不是每个病人开始手术之前,我们的外科医生、麻醉医生、护士都到齐的时候,说现在我们是定病人的时间了。

有没有不这么做的请举手。还没有。我觉得要想避免纠纷,我们必须坚持这个,尽管它很麻烦,尽管我们绝大部分不会犯错误,你只要敢违反制度,就有犯错误的时候。比如洗手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在医院做了一个软件,每个人有一个工牌,这个工牌就是一个传感器,然后你看完病人以后,我们有各种传感器都感受到,你不到那个水池旁边,那就认为你没洗手。

我们坐在监控室就知道你有没有洗手,而且我们还需要半年的前瞻性研究,看看有没有作用。

我们知道机械通气时间长、VAP(呼吸机相关性肺炎)发病率高,那么我们能够做点什么?我们做点什么可能就会改变。我们对ICU相关人员进行了培训,比如洗手,你接触呼吸机、病人的时候,要注意医疗原则,一年后发现,ICU VAP总体发病率下降了39.

8%。这个项目出台了以后,会给我们医务人员很好的感觉,只要我们做点为什么,就能改变病人的预后,我们为什么不做呢?反而比我们直接教育说,你没有洗手,这个说服力要强。

什么叫学科管理?我们要用一些项目、用一些证据告诉大家,这样做就能够改变病人的预后。

为了实现零纠纷,我们实行了很多绿色通道。比如主动脉夹层动脉瘤,大家都知道,这个病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

2012年我们没有纳入绿色通道的时候,术前死亡率接近10%,2013年1月1号起,我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一旦被诊断出来是主动脉夹层动脉瘤,就不能够在急诊室呆着,必须到心脑外科。我们做了这件事情以后,到2013年,我们接诊了464例病人,术前死亡率降到4.

37%,2014年接诊了555例病人,术前死亡率降到2.34%。只要做到这一点,不用宣传,我现在经常接到电话说,“你能不能把我这个病人接到你们心脑外科治疗?”都是从各个医院打来的电话。

我喜欢用一个项目来进行管理,我跟我们相关的同事说,2016年你管什么?你就管四个方面:加速康复外科、日渐手术、肿瘤早诊早治、出生缺陷早期筛查及干预。这些我们要做了以后,一定能够改变一个医院的形象。■

相关阅读
西京医院熊利泽西京医院熊利泽 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来院讲学

10月30日,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来湘雅医院作报告。他以《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为题,生动地阐述了“如何从平凡到优秀,从优秀到卓越”的人生成长途径。报告会由湘雅医院麻醉科主任郭曲练教授主持,省内各大医院的专家教授和麻醉学同道齐聚湘雅,一起聆听了报告。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来院讲学现场观众认真聆听熊利泽教授是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候任主委。

西京医院熊利泽违纪西京医院熊利泽违纪 熊利泽:领导麻醉学科走出配角

麻醉学科不算大,即使在临床医学中也常被看作配角。但第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却在这个小学科里探索出了大世界。有人把他称作“领导麻醉走出配角的领军人物”。今年2月,在新西兰召开的世界麻醉医师学会联盟亚澳区分会上,熊利泽当选亚澳区分会主席,2008年至今他一直担任世界麻醉医师学会常务理事。

熊利泽不能评院士熊利泽不能评院士 记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教授

当看到科室的弱小、学科的滞后,他青年立志、两度出国,带着先进的理念和成果归来,领导科室迸发了强劲的生命力,走到了国内本专业的前列,具有了国际影响力;当手术病人面对生命之痛的恐惧,他会面带笑容轻声地说:“我们医院每天像你这样手术有几百台,你只是其中之一”;当同事、朋友、学生面对困苦时,他会轻轻地安慰一句:“Nothingisimpossible”。

熊利泽任命熊利泽任命 [媒体看军大]熊利泽:麻醉医生保命

一本泛黄的日记本上,熊利泽曾写下这样一段文字:“每个人都想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只要努力坚持,你就一定会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30多年来,延续着这样的自我追求,熊利泽的从医履历也在逐渐加厚:973首席科学家,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吴杨奖获得者,军队科技领军人才培养对象,总后勤部科技金星。

气血和胶囊怎么样气血和胶囊怎么样 气血和胶囊多少盒一疗程 需要服用多久

现代女性因为气血不足,容易引起月经不调、痛经、子宫肌瘤、卵巢囊肿、乳腺增生、乳房松弛塌陷等等,而气血和胶囊有效清除黄褐斑、解决乳腺增生、治愈子宫肌瘤等,是广大女性的良药。那么,气血和胶囊多少盒一疗程?需要服用多久呢?气血和胶囊一般5盒一疗程。服用时间可依据自己情况而定。因为每个患者的情况会有所不同,建议在医师的指导下安全用药。

推荐阅读
黎介寿与南大案件黎介寿与南大案件 黎介寿院士工作站落户桓台县人民医院
熊利泽任命熊利泽任命 [媒体看军大]熊利泽:麻醉医生保命
精索曲张后悔手术了精索曲张后悔手术了 左侧精索静脉曲张手术俩年没有康复如何保养?
希罗达的药效与副作用希罗达的药效与副作用 化疗用药希罗达的疗效是什么?有副作用吗?
二连浩特钢结构二连浩特钢结构工程哪家强
去雁门关景区如何住宿【去雁门关景区如何住宿】雁门关旅游住宿指南
经纬度填写经纬度填写 苍南检察:拓展检察工作的“经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