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社会化 钟蓉萨:个人养老金的社会化影响

2018-09-29 - 社会化

钟蓉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副会长

大家都知道,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很长时间都在推动顶层设计,前段时间做的理论研究比较多,这段时间更专注于推动政策落地。我认为,政策出台后,要能真正的落地才是关键,这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我们也参加了董教授养老金融教育的课题,可以和各位专家学者一起讨论理论的问题,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个体社会化 钟蓉萨:个人养老金的社会化影响
个体社会化 钟蓉萨:个人养老金的社会化影响

这段时间我读了德鲁克的一本书《养老金革命》,感触很多。今年4月试点政策出台并在中国落地以后,一定会先改变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而且一定会改变资本市场的方式。

今天我想谈的主题是:养老金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因为个人养老金的发展会引起社会关系的调整,包括政治、经济、宗教,也包括企业的各种关系的调整,还包括整个经济社会的各种关系的一些变化,对我很有启发,所以我想给大家做一下分享。

首先是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不可逆转。这本书里面谈到,美国从五六十年代,应该是二战之后的婴儿潮开始,人口平均年龄逐渐提高到了65岁左右。中国也是同样的在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我们一定要考虑人口结构的变化,然后来调整所有的经济社会的关系。

从我国来看,50年代的时候,一户人家可能有数个孩童,接下来开展计划生育,新生儿数量快速下降;现在,90后已经开始步入家庭,四世同堂的家庭有很多,一对夫妻上面有6到8名老人需要养老,这是很普遍的现象。之前我分享过一个数据,国外专家觉得非常的惊人,我国现在2亿多的老年人口相当于欧洲好几个国家的人口总和;未来可能是三、四亿的老龄人口和超老龄的人口,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其次是长寿,但养老资金不一定充足的问题。2017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到76.7岁,已经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中国老百姓的储蓄非常多,到2022年可能突破80万亿元。目前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36396元,是1979年的90倍。但是这么多年来,尽管有钱了,老百姓还是喜欢刚兑的产品,喜欢保底保本的产品,其实保本不代表安全。

图1是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情况,图2,如果从我们每个月交的五险一金来看,不断放进去的钱确实也是在增加的,左边灰色的线是增长很快的,橘色的线代表取出来的钱,人不断老去,要拿出来付给老年人,这个速度也在增长,实际上放进去的钱的增速远不如拿出来的钱的增速,财政补贴的资金逐渐增加,养老金的支出面临着非常大的压力。

图1 城镇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

图2 基本养老基金近10年来收入与支出的规模

中国的三支柱体系是一个跛腿的板凳,最长的板凳腿是基本养老,但是我跟外国专家分享的时候,作为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养老金总规模达7.3万亿,作为公共养老的第一支柱,解决了将近9亿人的基本养老问题,在座的很多同学现在还没有工作,等工作以后,单位除了发放工资之外,还会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这就是第一支柱基本养老金。

第二支柱经过10年发展只覆盖了2300万人,相较于14亿人的规模是很小的;第三支柱才刚刚起步,上海是试点地区,这是我们的现状。我们希望未来每一个年轻人都可以为自己的未来做更好的准备。比如说父母可以帮孩子存钱;相反,孩子工作以后,也可以帮助父母存钱,如果养老金第三支柱的制度能够灵活和完善,我相信我们养老金的安排,会让大家心里更踏实,这是我们的希望。

这本书一直在强调,美国从一开始的以社会基本保险为主的方式,逐步变成企业为大家负责任,最后变成个人账户的形式,自己为自己负责任。我们现在是基本养老占了将近87%的比例,第二支柱很小,第三支柱刚刚起步,美国的私人养老部分,包括企业年金的DC模式,加上IRA模式,占了80%,跟我们正好相反。如何通过建立个人账户,减轻国家的负担,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个人养老有很多的变化,这本书里面谈到通过养老金,最后投到真正的实体经济,让养老金变成所有上市公司的股东,变成生产资料的所有者。要国民变成生产资料的所有者,其实通过养老金变成上市公司的股东,是整个社会主义实现的基本原理。

我们的基础资产是股票和债券市场,未来如何把这些资源配置到产生稳定现金流的项目当中,用投资基金的方式,在市场里面进行稳健的组合投资。养老金就是更上面一层的资产配置,配置到不同的投资基金上,通过这样一个良性的循环,来实现我们更好的养老。

整个美国的变化,其实就是通过生产资料社会化来实现雇员利益的分享,社会资源的利用,通过税收的方式实现的模式,整个养老金成为了资本形成和资本分流的最新渠道,最终成为生产资料的所有者,这是这本书里核心的理念。通过这种养老金的方式改变了工会和企业的关系,改变了企业和雇员的关系,这是整个分配控制权的变化。

举一个例子,通用汽车通过建立年金的计划方式,用基金的方式到资本市场里面直接持有股份,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通用汽车从50年代就开始进行制度方面的尝试,然后用到1974年的改革法案里,通过基金的方式让专业的人进行专业的运作,这是通用汽车特别大的变化。

养老金用投资基金的方式进行专业的运营,独立的进行管理,这是第二个原则:必须最低限度投资雇用自己的企业,投资任何一家公司不超过10%。这几条原则被用在1974年的养老金法案中,这是比较大的几个变化。

美国通过公募基金进行专业化的运作,不管是IRA还是DC模式,有50%以上的资产通过公募基金投入到资本市场中,这跟欧洲银行和保险的模式有很大的区别,中国在金融体系里面最专业、制度规范最全面的就是公募基金行业,这个制度借鉴了英美等国家的制度,我们学的比较像,并且确实落地了。

有几个关系,首先就是受托关系,委托人的钱和管理人的钱是分开的,公募基金的注册资本大约为两三亿元,实际上净资本经过二三十年的积累,最后得到的是几十万亿的资产。大资产管理要求一定要进行净值化管理,基金具有每日估值、逐日盯市的特点,而且是专业化运营的,同时还有规范的信息披露和非常严格的监管制度,这是不一样的。

美国通过公募基金实现了整个基金行业的发展和创新,真正把钱投到实体经济当中,通过资本运营和股权的实现,让工人阶级通过养老金的方式掌握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实现了养老金的社会化。这就是美国带给我们的启示,整个社会来看养老金变革是一场“看不见的革命”,没有带来阶级斗争和社会的变革,但是实现了养老金在企业的所有权,而且养老金导致新的多数派的诞生,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福利的调节,通过养老金推动社会平等,这是非常不一样的变化。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除了推动政策落地以外,也在做从理论到实践的研究,希望通过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的平台能够提高我们的理论水平。

注:以上内容为发言者在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2018年上海峰会上的发言实录。